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遇狐(二)(内含曦瑶)

第二章

【大纲写出来后发现这篇文变成了聂瑶/曦瑶,像金瓶梅多过志怪,请多担待。】

 

随着身型变化,那小妖的容颜也变得清晰。聂明玦盯着他,总觉这眉眼有几分令人不快的熟悉。心中火燎,生出些许暴虐与愤怒,仿佛曾和它有什么过节。可若说认识,又觉得那一脸狐媚样陌生的很。

“啧,碍眼。”

少年被粗暴的推倒在桌子上,剥掉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金星雪浪袍堆在他脚边,被战靴狠狠的踩了上去,在牡丹纹样上留下黑黢黢的印子。

【仍然被屏蔽,先发个袖底的链接吧】

【魔道祖师/聂瑶/曦瑶】遇狐
http://www.gcslash.com/thread-4783-1-1.html
(出处: 袖底-国产综合同人站)

【以下微博地址【话说我为什么要不停开车啊,开开心心写志怪不好吗】

http://m.weibo.cn/5358212685/3979527040313172?uicode=10000002&mid=3979527040313172&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79527040313172&lfid=230413535821268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这夜聂明玦被打搅了好事,又不好责怪蓝兄弟,只得憋着一腔邪火入睡。蓝曦臣不久也回了小楼,虽说看了救命恩人的活春宫让他尴尬万分,可那妖精却更教他在意。他并非学道出身,只得对着书照猫画虎般布了个阵法,以求心安。

下半夜本该蓝曦臣当值,他却莫名的睡了过去。

 

他在庭院中行走。穿九曲回廊,绕水阁风亭,分花拂柳,眼前便出现大片牡丹,姚黄魏紫,蜂飞蝶舞,四时不谢,八节长春。描金画漆的高楼坐落中央,可临轩对景,可伏槛观花。楼上坐着个喝茶的黑影,该是聂明玦。

 

可蓝曦臣眼中却只有另外一人。

 

穿金星雪浪袍,头戴乌纱的少年正在低矮花丛中盘腿而坐,横了古琴在膝上,顽皮的朝他招手。小少年眉心落了点朱砂,眯着眼对他笑,浑似个机灵的猫仔。玉样的手指尖儿点了抹蔻丹,忒勾人眼。蓝曦臣心神一荡,管不住腿脚,向那丛牡丹行去。

 

“二哥?二哥且来帮我一帮,我不会弹这首曲子呢。”

 

白生生的手垂在牡丹上,被雪浪般的花瓣簇拥着,仿佛和那花儿连枝长出来一般。

 

“阿瑶。”

蓝曦臣摆正了教学的样子,不紧不慢的从背后把他虚虚圈进怀里,稍微低头,唇若有似无的吻在那小人儿的耳旁。

 

“二哥教你。”

蓝曦臣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最是耐看。那抚琴展卷的手沿着金丝描花的绸袖往下溜,触到少年手背,轻轻的覆上,合拢,把温软的小手捉在手心,但觉柔若无骨,好生揉捏。被唤作阿瑶的少年似对二哥这逾矩之举有些不解,却还是本能的依赖他,乖巧的偎在蓝曦臣怀里,任由他不露痕迹的轻薄。

 

“二哥·······”少年细细的叫,粉面薄红:“···这里不懂。”察觉到阿瑶想趁机将手抽出,蓝曦臣便攥的更牢了些。少年挣不开,又恼又羞,抿着嘴看他。见少年窘迫的样子,蓝曦臣心生怜爱,忍不住面带笑意。

 

一笑生春。

 

如桃花映水,如万古春来。

 

那小少年看得呆住了,眼里满是痴迷爱慕。

 

“阿瑶,我也心悦你。”蓝曦臣听见自己说。

 

他俯下身,寻着少年的唇,正要吻下。

 

 

 

 

“大哥!”

 

 

蓝曦臣猛地坐起,惊的魂飞魄散。定了定神,只见桌上油灯早已熄灭,窗外天光将明,有鸟叫传来。他屏息片刻,缓缓吐出口气,才觉自己身上竟被冷汗湿透了。

 

这···怎么会?

 

蓝曦臣心中骇然。

 

自己竟然对聂大哥的人······

 

 

TBC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