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双花】寺观园林梗

科普背书向,并不香

私设:东晋背景略穿越。双花青梅竹马早有私情,乐乐家是皇家造园匠人。突遇战乱两家败落,大孙投军。然而没几年就遇到大旱蝗灾流民,乐乐年幼过不下去便去了同泰寺。方丈并不敢收皇家园林唯一后人,只是给乐乐挂了个俗家弟子的名让他借住。同年大孙衣锦还乡跑寺里哄竹马还俗回家。影响理解的会cite在文后解释。










松风万壑,高林对牅,轻条佛户,连枝交映。苍劲碧翠中隐有香火气冉冉而升。


“呸!”正值妙年的洒扫童子恨恨的扫了一眼那人远去的背影,摔了手中的笤帚。
“诶呀,张佳乐!你莫要声张喽!”旁边的童子生怕被牵连,拽着张佳乐的袖子往角落里躲去。“孙将军恶的很,莫说打杀你我,就是拆了同泰寺,上头那位也管不得。你……你不乐意,也没得法子嘛。”童子伸头看了看张佳乐阴沉沉的表情,唧唧哝哝着“打杀”“说不得享福”几个词,翻来覆去的在他耳边小声嘟噜。

“我虽是俗家弟子,却也一心皈依。当着佛祖的面便言语轻薄于我,这等浑人合该把他下面那物一刀剁了喂狗!”张佳乐怒气未消,瞪大了的杏仁眼中更是潋滟溢采。和他一道的小童忙闭眼合十,心中忿忿:能说出这等粗言恶语,足知你平日里的经都念给猫儿狗儿听了,哪来的一心皈依。
童子劝说不动,也不再凑过去,只是再三叮嘱张佳乐不要顶撞那位孙将军,愁眉苦脸的走远。张佳乐孤伶伶的拖着脚步回去拾笤帚,心不在焉的到处戳。

“哼……说来就来想走就走……与我何干?净受窝囊气。”风把地上的枯叶堆扫乱,伶俐可人的洒扫童子也被掀起的尘土迷了眼,用袖子抹着眼角。

“乐乐,主持叫你!”远远的师兄喊话。

“哦,这就来啦!”张佳乐吸吸鼻子,用力抿了把脸,快步走去。

师兄一路将张佳乐带进大殿,殿内慈眉善目的老僧正与一英俊少年相谈。见张佳乐到了,摆手唤他过来。

“承将军盛情。敝寺将遣小徒随行,以供驱使。”老僧将张佳乐介绍给对面的少年。

“方丈?!”张佳乐瞪大了眼,见老僧不为所动,又扭头看向对面一副没事儿人模样的孙小将军。少年眉眼青涩未褪,只较记忆里多出三分杀伐血气来。

“本将征伐西南数载,刀下亡魂无数。今蒙圣恩,赐水衡都尉【注1】。愿舍宅为寺【注2】,栖丘饮谷,以平杀孽。听闻小师傅家学渊博,还望不吝襄助。”

孙哲平这话说得极为有礼,堵的张佳乐哑口无言。人家堂堂水衡都尉舍宅为寺来了,请小和尚去看看风水,怎么看都合情合理…………个屁!那浑人在山门便抓着自己一副恨不得要就地行那龌龊事的急色样儿,若是这遭随他出去,今后就真的要住梁园去了!【注3】

不管张佳乐怎么抓耳挠腮,最终还是在方丈的喝止下收拾了自己的小包裹,别别扭扭的跟着风头正盛的京城新贵下了山。到了山脚,一辆青顶马车停在山道旁。

“小师傅,咱们要去的地界在乐游园附近。路遥道远,鄙人备了马车,这就……”

英气逼人的少年将军顿了顿,字句带起的戏谑让未曾出过建康的洒扫童子背后寒毛根根竖起。

“…………上车吧。”










水衡都尉:汉代管理上林苑的职位,放在这里其实穿越了……
舍宅为寺:教众将私人的宅邸园林献给寺院的做法,是寺观园林来源之一。
梁园:梁孝文王所建兔园,也称梁园,西汉时期著名私家园林。“兔子”也可指代断袖,清代华沅(断袖)曾在梁园中调笑“调来鸟枪弓箭手将在座的兔子尽打出去”,被人反驳“不可打,此乃兔园”。这个段子用在本文中其实也穿越了……

本文其实是用来记:西汉皇家园林上林苑,私家园林梁园;东晋寺观园林产生及产生的三种途径,城市寺观和郊野寺观,东晋建康布局,中轴线规划体制,同泰寺、华林园,乐游园……∠( ᐛ 」∠)_没错作者菌吸毒过量了哦呵呵


PS.袁枚的《双花庙》是耽美文诶!清代文坛大手写的双花【并不
这个梗有人愿意写吗有人吗有人吗?!!!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