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喻黄】触手梗

西幻设定。作者节操负值,爬墙如飞

和基友聊天聊出来的梗,一发完结。



金发的剑客小心翼翼的在森林深处穿行。遮天蔽日的树荫下是沉积了千万年的枯枝腐叶,在这片葱茏的背后隐藏着无数不为人知,也神奇斑斓的危险。




再次用佩剑拨开面前的藤蔓,剑客的耐心被连续半个月的丛林探险消耗殆尽。大力的将剑摔在地上,剑客猛地坐了下去,赌气般从背囊中掏出水仰头灌了起来。当他放下水壶的一瞬间,心脏几乎要被面前的东西吓得停跳————一条有剑柄那么粗的蛇正从树上探下身子,碧绿色的蛇身就停在他眼前。

冷汗直流的剑客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动声色的握住佩剑,慢慢转过头去找这条蛇的头部。结果让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条“蛇”只是根奇怪的树藤而已。惊魂甫定的剑客伸出手推开那根毫无威胁的玩意儿。

冰冷,柔软而粘腻。

尼玛这什么鬼?!

剑客触电般收回手,却已经来不及。那根诡异的藤蔓在与他手掌相碰的一瞬间便猛地卷了起来,林蟒般紧紧的缠绕住了接触它的猎物。剑客用力将手往回拉,常年持剑锻炼出臂力非常人所能想象。可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这种未知的奇特生物,反抗力度是它们判断猎物大小的唯一途径。阴影中无数的沙沙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刚从一条藤蔓中挣脱的剑客陷入了无数藤蔓编织的天罗地网……

…………拉灯3000字…………

“啊,看看这些调皮的孩子遇到了什么?一位尊敬的骑士大人。日安,阁下。”从木屋中走出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身影。兜帽遮住了那人大半张脸,随着那人缓慢的踱步走近,苍白削尖的下巴和鸽子血色的薄唇出现在剑客的视野中。金发的剑客努力将理智从混沌的泥沼中拔出:“本剑圣……才不是骑士。你就是……掌控这片森林的……黑魔法师……吗?”藤蔓渐渐从他身上褪去,被毒素麻痹的身体挤不出更多力气来保持站姿,剑客只能狼狈的趴在地上。




黑袍人的声音仿佛蚕丝编织的绸缎滑过他每一寸肌肤:“请原谅我的鲁莽与失礼,这位……剑圣大人。”似乎觉得那人自称剑圣是件很有趣的事情,黑袍人离他又近了一点。“如果您在寻找黑魔法师的话,面前便有一名。不过鉴于我最近才来到这片美丽的土地,也许并不符合您的要求。”


剑客颤抖着撑起身子,半跪着仰头看向黑魔法师。

“日安魔法师阁下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黄少天是未来的剑圣我的老师是个很强很猥琐的术士他在三个月前突然说世界这么大他想去看看就任性的离家出走了我追着线索查到他在一个月前进入了这片森林然后线索就断了我猜他也许还在这片森林里我现在很着急很生气也很担心他其余的伙伴也很着急很生气很担心他所以请问你见过一个很强的人类术士吗和你穿同款袍子的那种。”




喻文州觉得有点烦而且不太想操黄少天了。
全剧终



【没错它真的没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耍流氓就是只发肉梗不上肉你打我啊】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