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叶修中心】血源诅咒(六)

全灭慎入。本章双花二杀。

第六章 月色撩人

猎人背后,一柄利刃悄无声息的接近。倏尔一道寒光闪过,带起尖锐的风声。叶修听到声响的瞬间便想提起千机伞,可一道黑烟却在不知何时缠上了右手,来不及反应,长剑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

迸溅的滚烫鲜血中,一道明亮的火焰闪过,叶修消失了。

“咳咳咳••••••”猎人捂着飙血的伤口凭空出现在酒馆的吧台处,被吓了一跳的酒馆老板一瓶血塞进嘴里。
“呜呜呜呜•••嗯你••••我唔••••”叶修每次意图张嘴都被魏琛把瓶子往嘴里推,被灌的不住的翻白眼。等血液发挥效果,叶修终于有力气打开魏琛的手:“呼——你想呛死我吗老魏。”猎人自己掏出第二瓶血喝了起来,胸前的伤随着血液入口飞快的愈合。魏琛看了两眼他身上的伤痕,拿着脏兮兮的布和玻璃杯退回阴影中,难得的没有呛声。叶修心中飞速的盘算着刚刚的情景,若不是那人出剑的同时击碎了戴妍琦给他的火种,自己就真的要阴沟翻船了,而且••••••他皱着眉沉思良久。

第二瓶血液也见了底,叶修随手扔掉瓶子,做出了决定。伸出手“笃笃”的敲响吧台的木头桌面,叶修抬了抬下巴:“喂,老魏,我找到你徒弟了。”酒馆老板握着玻璃杯的手一紧,抬头望向他。

随火光跳跃的阴影中的是张苍老的过分的脸,似乎生命被过度的消耗了。脸上僵硬的沟壑纵横,仿佛枯木的树皮寸寸皲裂。行将就木的老人用浑浊的双眼盯着他,他不知道那一闪而过的光是不是老人的泪。

叶修知道魏琛猜出来了。

他有些后悔说出口。



“啊。”老人嘶哑的声音应答道。那一瞬的泪光似乎是错觉,他又变成了那个阴森的酒馆老板。

“走吧老叶,跟老夫去清理门户。”

叶修这才发现魏琛早已放下了擦酒杯的布,一直隐藏在抹布里的手暴露在他视线里:那是只只剩下骨头的手,骨手上遍布密密麻麻的符文和阵法,泛着灰暗的死气和霉斑。

见叶修盯着自己的手看,魏琛抖抖宽大的袖子,把手伸到他眼前晃了两下:“傻眼了吧,这可是神器。死亡之手听说过没?最强的术士专属武器,比你那破伞好使多了。来叫声魏哥听听,叫的老夫高兴了就赏你摸摸。”
叶修嗤笑一声:“真难看,一股霉味儿。白送我都不要。”
魏琛走出吧台,黑色的术士袍把他裹得严严实实,随着走动袍角还会轻飘飘的荡几下。酒馆老板有不得不重新拾起猎人身份的理由。
笼在黑色斗篷下的老猎人终于再次推开象征着猎杀和冒险的木门,门外巨大苍白的圆月成了他的背景。
转身面朝室内,魏琛最后看了酒馆一眼,深吸一口气,“桀桀桀”的笑了起来:

“老叶,带齐装备。今儿个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啥叫神一般的术士。”



再次跨入梦境中,黑袍术士跟在叶修身后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经过肖时钦的尸体时魏琛咂咂嘴,感慨了几句“好东西”“浪费可耻”便蹲下捣鼓那个机械手,看到叶修和怪物唐昊对上也不去帮忙,只顾着想方设法把机械手从肖时钦身上拆下来。叶修把唐昊再次击杀后扛着千机伞走回尸体旁:“老魏你亏不亏心,人家肖队死的这么崇高你也忍心下手?合着我带你出来就是为了在前面当肉盾给你摸尸体争取时间啊。”

魏琛撇撇嘴:“要不是你取不下来,这东西能留到现在?”

“知道连我都取不下来,你就更别想了。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嘿嘿,说不准说不准。老夫纵横梦境多年,经验丰富,你们这种新人在老夫面前嫩的一掐就能出水。”

两人斗着嘴来到了百花镇。叶修戳了戳身后的术士:“该你出力了啊,我没遇见过孙哲平,没对付他的经验。”魏琛闻言又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打啥孙哲平?凡是敢跟孙哲平杠正面的都死了,能过的都知道有BUG。”叶修奇到:“别是打死张佳乐自动通关吧?”魏琛瞪了他一眼:“不是这还能是啥?对着他跳大象舞等他自己笑死?不过••••••”魏琛又想了想:“我还打出过几次隐藏剧情,说不定对你有用。规则限制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这次听我指挥,我再打一遍你看看。”

两人再次绕到钟塔背面登顶,张佳乐还是坐在平台边缘吹风晒月亮。魏琛压低声音偷偷指给叶修看:“你等着,运气好能看见福利小彩蛋。”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张佳乐低头对着钟塔下喊了一句“大孙”,然后又恢复原先的姿势。“看见没,孙哲平就在底下呢。”魏琛说。“难不成是那只狼?死后和生前完全是两种样子也太奇葩了吧。”叶修猜测到。魏琛点点头:“有几分眼力价儿,要不是亲眼看见我也不信。去吧老叶,拯救孙密欧和张丽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叶修冲上去和张佳乐战成一团,下面的骨狼又开始撞墙。张佳乐被逼到平台边缘后被挑空击飞,尖叫着“大孙!”往下落去。魏琛在叶修击飞张佳乐时从阴影中冲了出来,一边探头往下看一边嘿嘿嘿的打趣:“据我观察,这小子就会说这俩字儿。”张佳乐快落地时,魏琛伸出死亡之手,灰色的光芒急剧闪动,远远的一股黑烟缠上了张佳乐的身体,让他避免了被摔成一滩马赛克的命运,慢悠悠的落了地。张佳乐一落地就冲着那只骨狼跑了过去扑在它头上,而那只狼也停止了自杀行为,低下头轻柔地一下下拱着张佳乐。怪物张佳乐果然只能发出“大孙”两个音,抱着骨狼抑扬顿挫的喊着。

魏琛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副墨镜戴上:“看见了吧,这才是大招,专业吊打单身狗三十年。自从知道真相我被闪瞎的24K镶钻狗眼都能绕地球三圈了,人都死了还在放闪光弹简直花式虐狗,根本停不下来。有次我不小心没拉住张佳乐,直接摔死了,孙哲平跟林妹妹葬花似的守着尸体一直嚎到我任务完成回篝火读档重来。我赌五毛这次梦境一结束他俩就得回老家结婚。”

钟塔下,不知为何变成狼的孙哲平驯服的趴在地上,四只爪子窝在身下,铁青色的毛柔顺的伏在骨头上,眼眶里的鬼火静静的亮着,似乎在注视着面前的人,任由张佳乐又抱又蹭又哭,偶尔会在张佳乐哭的打嗝时动头蹭蹭对方。等张佳乐平静下来,巨大的骨狼站起身,领着它向远处走去。

“跟上,赶紧的。”魏琛招呼着叶修偷偷摸摸的尾随。一路上骨狼充分展现了它的boss本质,血多皮厚攻击高速度快还能燃烧鬼火爆大招,整个城市里的怪物没有能在它爪下走过一回合的。而张佳乐也不甘示弱的为孙哲平开路,许多怪在还没看到这两人时就被张佳乐的手雷轰成了渣渣。孙哲平带着张佳乐杀到城市边缘一个建在海边的观景平台上,波光粼粼的海面倒映出月亮的影子,天上海中两轮巨大的圆月交相辉映,美不胜收。骨狼两三下清理了附近的怪物,偌大的平台上只剩下一副巨大的狼骨架和一个人影,两个拉长的影子在地面上亲昵的交缠。

“你带我跑这么远就为了让我看他俩轰轰烈烈的杀出条血路去约会?”叶修伸手顺过魏琛的墨镜戴在自己脸上:“不行了,我的眼也快瞎了。”
“嘘——走剧情呢,严肃点老叶。”魏琛给了他一胳膊肘。

银色的月光降落在一人一狼身上,张佳乐又抱住了孙哲平的头,小声的哼唧。孙哲平让他抱了一会儿,慢慢的退开,伸出爪子小心翼翼的认真在地上刨着。低下头,骨狼咬起一枝从土里刨出的枯萎的花,凑到了另一只怪物面前。张佳乐似乎笑了起来,接过花,在漫天清辉下一点一点的靠近孙哲平,虔诚的吻上骨狼眼中的鬼火。幽蓝的火焰安静的闪了闪,熄灭了。骨狼缓缓的趴下,似乎安详的睡了过去。人影也随骨狼一起倒下,紧紧的握着花,幸福而甜蜜。

一朵枯萎的玫瑰跌落尘土。





等互相依偎着的身影渐渐消失,叶修和魏琛登上平台去搜寻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线索。在孙张二人消失的地方,一枚银色的纽扣突兀的闪着光。叶修拾起它细细地观察,纽扣的样式很眼熟,但他一时记不起在哪里见过。纽扣上粗糙的画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鸟,奇怪的是这只鸟缺了两条腿。

“老魏,你认识这东西吗?”
魏琛走过来看了看,表示也看不懂:“这傻鸟连腿都没,怎么落地啊?没画完吧。”

无法落地的鸟。

叶修若有所思的收起了纽扣。








设定解释:

老叶在被神秘人偷袭时击破了“火种”(也就是回城)相当于被定身后致命一击但攻击判定和回城传送判定同时生效,所以剩了一丝血皮的老叶被传送回酒馆存档加血了。

老魏不知为何成为了介于NPC和玩家之间状态的一个角色,也就是酒馆老板。本来老魏在存档界面生活的好好的,但为了跟着老叶找徒弟放弃了安全的生活,重新回到梦境进行猎杀。

整个梦境不但拥有一系列法则(例如不可以剧透)而且每次存完档再次进入梦境时,所有的怪物都重置了。也就是说每次老叶存完档回到梦境都要从头打一遍……但物品和场景是不会重置的。比如大孙在墙上砍了一刀,那么无论梦境重置几次刀痕都在。

所有人的梦境旅程都是独立的,相当于每人一个一模一样的平行世界,只有使用共鸣铃才能把另一个世界的伙伴暂时召唤到自己的世界里。老魏因为是半个NPC所以可以长期组队(其实只是为了推剧情)虽然老魏经验丰富,但当他进入老叶的梦境时也只能跟着老叶混,相当于NPC大号带玩家小号做低级任务。

越写和血源差的越远。顺便吐槽血源的结局真尼玛坑爹,还能不能愉快的HE了=_=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