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喻魏】亡灵梗

放肉渣上来,冷CP只能自给自足的悲哀…私设如山。老魏是蓝雨村老大,被文苏打败后远遁。后来文苏被发现是灭绝已久的亡灵族,被光明教廷抓走研究,成功越狱。逃亡过程中遇到恩师于是进入蛇精病少女攻模式。






“老师,我好冷……”冰冷的躯体附在男人身上,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滚!”魏琛恶狠狠的踹过去,却被黑雾缠住脚踝向两侧拉开来。“老师好凶……明明小时候都会帮我暖的……”喻文州委屈的哼哼。魏琛想起他还在蓝雨村时,小喻文州体温常年偏低,尤其在冬天,无论穿多厚都会冻的脸色青白。故而到了冬天他便总抱着喻文州窝在炕上给他暖手。明明只过了八年,魏琛却觉得蓝雨村中种种情状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老师……”喻文州趴在他耳边呢喃,口中吐出一股股冷风顺着领口往里爬,魏琛的汗毛大片大片的立了起来。“反了你了!再不放手老夫就把你这小白眼狼一副排骨全打断!”“呵呵………只有老师不怕我……”喻文州捧起魏琛的脸,让他避无可避的与他对视。喻文州此刻连人形都无法维持,面孔生生烂去半边,腐烂的皮肉后露出血森森的颅骨。狰狞的骷髅骨架和俊美温柔的容颜对比分明,直教人浑身的毛发都一根根炸起来。魏琛毫不犹豫一耳光甩在那半面人类脸孔上,把喻文州的脸狠狠的抽到一边,露出皮肤的颈椎发出惊悚的“喀啪”声,脑袋差点从脖子上掉下去。“小兔崽子作妖还作上瘾了,以为变个脸就能吓的住老夫?”魏琛抬手作势还要打,被黑雾柔柔的缠上,把他双手也固定在头顶。喻文州咯吱咯吱的扭过头来,反而更加兴奋的笑道:“是,是小兔崽子。文州是老师一个人的小兔崽子。”魏琛当下被死亡荆棘捆了个结实,门户大开的对着喻文州,气的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行啊你喻团长,出息了啊。你他妈别仗着是亡灵遗骨就四处耍流氓,再敢把那恶心玩意儿伸老夫嘴里,老夫就帮你断个干净!”喻文州弯着眼笑盈盈的解他胸前的扣子,还不忘打嘴仗:“老师都放话出来了,文州怎敢不给。反正是亡灵,老师就是把我咬断了也是没感觉的。再说了,自从老师丢下蓝雨离开,我被教廷抓去………”喻文州止住了话头,留给对方自行脑补的空间。魏琛一时接不上话来。他本极为护短,自己的徒弟自己欺负刁难,却不许外人给他们丁点委屈受。听得喻文州又是撒娇又是卖惨,再被胡搅蛮缠一阵子,气性也消下去了些许,反而隐隐心疼起徒弟来了。在他记忆里小喻文州是个软萌乖的手残小团子,施个火球术都要双手抱着比他还高的法杖气喘吁吁的挥半天,白嫩的小脸儿上眼睛水汪汪的泛着红,特可怜人。虽然后来软萌团子变异成了凶残的白眼狼,但他魏琛还没舍得打,往后排八百辈儿也轮不到教廷那些疯子动手。“亡灵怎么了……亡灵也是老子徒弟…一群傻逼…”魏琛嘟嘟噜噜的小声抱怨,他身上的喻文州倒是把这几个字尽收耳中。





【作者可喜欢哭唧唧的蛇精病少女攻惹!!!】【其实有肉只是不知道怎么发】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