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叶修中心】血源诅咒(四)

暗黑猎奇,全灭慎入

第四章 望月台


叶修凭着螺旋桨在空中飞了一阵子,借着钟塔上的装饰和窗子躲闪张佳乐的追击。瞅准机会,叶修翻身上去,再次与张佳乐在高台上缠斗起来。张佳乐并不是攻击型猎人,更何况尸化的怪物不会思考,所以需要预判敌人行动和统筹全局的百花打法现在只剩下不到三成的威力。如今这个怪物使用的与其说是百花打法,还不如说是技巧华丽的扔手雷。叶修自然不会连只剩战斗本能的张佳乐都打不过。很快,千机伞化成的战矛便扎进了一团绚丽的光影中,随即冰冷的血液喷了叶修一头一脸。

将死的张佳乐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让叶修收招的动作停了下来。没有被破坏的声带发出的声音更像是一个人临死前绝望的尖叫,而不是怪物的咆哮。

“大孙!!!!”

那怪物的尖叫回荡在夜空下。




“吼呜————————”
叶修正警惕四周时,钟楼下的骨狼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双爪拼命刨向厚重的石墙,尖利的五趾划出一道道深刻的痕迹,破碎的石块沙土簌簌的掉落,可墙体却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无法破坏墙壁的骨狼一声大过一声的怒吼着。泛着铁青色的巨大骨架又一次抬爪时突然踉跄着往前栽去,轰然倒地。原来它前爪的五趾在刚刚疯狂的举动中全部断裂,白森森的骨茬长短不一,已经无法支撑它快速的行动。

骨狼放弃了刨墙,晃着头后退几步,眼中的鬼火燃烧的更盛,一瞬间便漫延到整个骨架,让它变成了一只以幽蓝色火焰为身体的巨狼。鬼火烧到附近的怪物身上后仿佛见了油般迅速的蔓延开来,顿时钟塔下惨叫声此起彼伏。

“吼———————”
火焰巨狼咆哮着冲向钟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的撞在墙壁上。

叶修猛地后跳一步才没掉下去。钟塔上的装饰雕像纷纷向下掉落,张佳乐的尸体也随着震动颤了几下。叶修眼尖的瞄到有黄铜色的微弱反光一闪而过。上前检视尚未完全消失的尸体,被打烂的干瘪包裹中掉落出大量的手雷拉环。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张佳乐的死因。怪物张佳乐自然有梦境补全它的弹药,拥有无尽的手雷,而被困在高台上的猎人张佳乐只得战斗至弹药用尽,最终被迫徒手搏斗。可这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双花组合会交代在这个除了巨型骨狼外没有太大威胁的地方。目前的线索只有塔身上的划痕和手雷拉环,难道说孙哲平掉下钟塔被骨狼吃了?但这哥特式的钟塔上布满了装饰物,就算掉下去也能轻松找到落脚点。况且孙哲平的剑痕也证明他曾有机会向上爬。等等,剑痕……

若梦境的法则允许人类活动痕迹保留,那么张佳乐的手雷爆炸痕迹也该保留下来。叶修转身环顾,怪物张佳乐制造的爆炸痕迹正在梦境的自我复原下缓缓消失,高台逐渐呈现出叶修初见时整洁干净的样子,一丝一毫爆炸痕迹都没有。

张佳乐死前用完了所有的手雷,可却不是在塔上。



“嗷呜———————”
吼叫打断了叶修的思索,烟尘中巨狼冒着荧荧蓝光的身影爬起,它的头骨左额粉碎,连带着左眼眶中的鬼火也不再燃烧,骨渣正稀稀拉拉的向下掉落,肋骨也断了一截,卡在另外两根中间晃晃悠悠。巨狼毫不在意,从塔下退开,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再次撞了上来。叶修不再去看那怪物,转身想离开钟塔。钟塔内部的人形怪随着震动四处奔跑,显然从楼梯下去并不可行。他环顾四周,发现相邻房顶离钟塔的距离不算远,便趁着巨狼退开蓄力的时机从楼上飞跃而出。

做好了被追杀准备的猎人察觉那狼怪并没有追上来。巨狼无视了叶修,撑着在刚刚的撞击中折了的前肢缓缓爬起,一瘸一拐的踉跄后退,准备再次向钟塔发起冲击。

“嗷嗷嗷—————”
巨狼凄厉的嘶叫起来,身上的鬼火突然窜起一两米高,刺眼的光芒将钟塔下的街道照得恍若白日,密密麻麻的人形怪物哀鸣着向黑暗中退去。燃烧的巨狼再次冲向冰冷坚固的建筑。




叶修默默转身离开,在巨狼疯狂的咆哮和撞击声中潜出了百花镇。

穿过镇子是一条黑黢黢的小路,发霉的指路木牌上字体颜色已脱落,仔细辨认后应该是通向教堂和医院。远处的咆哮声已经停息,寂静再次降临。叶修叼着根没点燃的烟回望百花镇:城镇已经变成模糊的一片,只有矗立在镇中心的钟塔还有隐约的轮廓。




看不到的远方,月光正静静的洒在一堆巨大的白骨上。






第四章完

(好纠结啊肯定要各种改改改了……一写正剧就拖成狗=_=。总而言之赶快往下通剧情吧。)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