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小狐狸乐乐



孙哲平觉得自己是个傻逼,24K,纯的。

百花村第一猎手霸气爷们儿孙哲平终于捂起脸不忍直视鲜血淋漓的现实时那个罪魁祸首还在他腿上蹦达,蓬松柔软的红褐色尾巴在他脸上蹭来蹭去,惹人怜爱的呦呦叫着。光滑柔顺的皮毛,软软肉肉的身子,一双葡萄似的大眼和一歪一立的尖耳朵,换个妹子来铁定要捧脸尖叫小红心爆发三百六十度前空翻接转体三周半幸福的昏过去,毕竟自带萌物光环的毛茸茸小狐狸是每个女孩子毕生的理想。可孙哲平是个纯爷们儿,他敢用自己有二十厘米长的男性特征发誓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收只酷炫的九阶铁甲暴龙当契约兽,理想是八阶的疾风虎或者火焰狮,底线是七阶的刃狼。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收个狐狸,真的。狐狸就算了,幻术系的五阶妖纹狐也挺强的,但他腿上这只是个除了卖萌P用没有的二阶火狐。行,火狐他也忍了,大不了自己一个人狩猎,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会收只幼崽当契约兽!每天都要洗衣做饭哄吃哄睡当爹当妈还要讲TM的睡前故事!他已经半个月连猎都不能打只能吃老本了!

七阶巅峰战士,百花村第一猎人,十五岁弹尽粮绝面对岩王棕熊都没有后退一步并徒手撕熊的孙哲平,终于在大宇宙的恶意中无力的捂住了自己双眼。

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

“大孙大孙大孙~~~(≧∇≦)我们去捉兔子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比兔子还小的火狐幼崽伸出小爪爪坚持不懈的拍着他的脸,耳朵后夹着一朵少女粉的野花,随着它的动作晃来晃去。

“张佳乐,你让我静静。”单身爸爸孙哲平心很累。

“嗯。”红褐色的幼年兽人乖乖的在孙哲平腿上安静的蹲坐下来,歪着头扑闪着大眼的样子要多乖有多乖。大概两三秒之后,小火狐嗖一下又爬了起来扬起嫩嫩的小爪子一掌拍在他脸上:“好啦静过啦我们去捉兔子吧!我想吃兔子!看,我把枪都准备好了!”小狐狸徒劳的对着铁血爷们儿撒娇卖萌发射可爱光波,可惜对方信号接收不良。

“卧槽张佳乐你别动我的枪!”孙哲平一个激灵从张佳乐怀里抢过自己的火铳,仔细检查确定没安全隐患才长舒一口气。

把枪放到张佳乐够不到的柜子上面,孙哲平这才转身训斥张佳乐:“你干什么呢?枪这玩意儿是你能玩………”

纯爷们儿卡壳了。刚刚他夺枪力度太大,四肢抱着火铳的火狐幼崽被结结实实的甩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也不知伤到了哪里,连话都说不出,虚弱的呜呜叫着。

“乐乐!”孙哲平赶忙伸出手把小狐狸抱起来。张佳乐哭的满脸是泪,左前肢蜷缩着,一碰就抖的厉害。

“啧,我带你找医生。”孙哲平抱着小团子就要站起来,却被张佳乐在手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疼的直龇牙。

“乐乐你……”
“孙哲平泥邹开啦!你放开窝!荒开我!”张佳乐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发脾气。
“好好,我错了。乐乐别哭了,啊。我们先去看医生。”孙哲平心里愧疚,笨拙的给小狐狸顺毛。

抱着张佳乐去到村医那里,知道并无大碍的孙哲平心里石头落了地。张佳乐早在路上就不哭了,把头埋在孙哲平怀里,偶尔吸吸鼻子。临走前医生嘱咐这两天少让张佳乐出门,孙哲平开始头疼家里有什么能哄的住小祖宗不闹腾的。

果然在床上躺了没几分钟张佳乐就又坐不住了,嗷嗷嗷的支使孙哲平给他讲故事,听了一会儿厌烦了可怜兮兮的看着柜子上的枪又扭脸看看孙哲平,小算盘打得震天响。

孙哲平还在为自己“伤害幼崽”自责,一个没坚持住就把枪拿下来退了火药教张佳乐玩枪。结果却越教越心惊。

张佳乐对弹药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这对无法使用武器的契约兽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以上,乐爷的弹药专家启蒙——

叶修拽了拽张佳乐的小辫子,被青年扭脸瞪了一眼,上挑的眼角带着七分媚意三分薄怒,万般风情挂在唇角眉梢。

“喂,乐乐。”叶修嗓子有些沙哑,低沉好听。“说真的,你瞒不了多久,别白白送命。跟哥立契约吧。”

张佳乐帽子下的耳朵动了动,伪装成人类的契约兽低下头,攥紧了手中的布料。

“不。”

他听见自己说。

“我要等他。他会回来的。”

叶修还想再劝,被狐狸在心尖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你能忘了苏沐秋?”

叶修伸到一半的手顿了一下,握紧,收了回去。



——感觉好带劲——
被自己画的小狐狸乐乐开了脑洞……

老叶动物园园长【前契约兽金龙苏沐秋】四处拉皮条……老韩养了只光系新杰兔兔,文苏养了只风系话痨狼王,枪王养了火系二翔老虎和冰系银狐翻译机,林大大养了只幻术妖纹狐方锐,杜明养了只火系狮子唐柔……觉得设定有点萌呢。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