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叶修中心 全员死亡 慎入】血源诅咒(一)

全员死亡。全员死亡。全员死亡。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_^想试试暗黑猎奇风。别打窝www(蹲下抱头)

借鉴了血源的设定,但被改的乱七八糟了(摊手)会尽量说明。

CP很多,双花喻黄莫橙周翔/江高乔…相信我都是虐梗(再次蹲下抱头)

背景简介:这是个诡谲残酷的梦境:一个以血液疗法和信仰闻名的小村庄突然衰败下来,村民都变成了怪物。猎杀怪物的猎人们来到这里,但在血月升起之夜遭受了重大伤亡。人们在探寻,怎样才能结束梦境……




男人从现实中醒来,回到梦境。

“哦……又一个猎人……桀桀桀桀桀……”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刺耳的笑了起来,男人皱了皱眉,摸向身侧形状奇特的武器。

这是个灯光昏黄烟雾缭绕的酒馆,血腥和腐臭味纠结在一起。里面三三两两的坐着些身背大斧或巨剑的人。男人正坐在吧台前面,面前是这个酒馆的老板,一个永远在吧台后擦玻璃杯的老头。如果你答应帮他在梦境中寻找他两个徒弟的话,他会送你一瓶冰冷的血液作为感谢。

男人收下了老头的赠礼,朝他挥挥手:“要是那两个小崽子还没死,我会把他们带回来。”说着向门外走去。

例行擦着酒杯的老头顿了一下,怪笑声低沉了不少,有种别样的凄凉:“…………好小子。如果武器损坏了,你可以来这里。”

男人推开了酒馆血迹斑斑的木门,望了一眼天际:苍白巨大的圆月冷冷的注视着地面上的一切。“呵,还不算晚。”男人点燃根烟,烟头一明一灭。袅袅青烟把他带入梦境一角。

雷霆教会

祭坛上亮起一个红色的小点,又马上熄灭。男人的身影出现了。拔出武器,单手持着——男人手中是一个形状古怪的战戈,小心翼翼的从祭坛上走下。祭坛四周空旷而黑暗,水滴声和窸窣声在阴暗的角落断断续续的回响。

不远的地面上有簇缓慢燃烧的灵魂之火和一小撮骷髅信使,蒸腾上升的柔光在黑暗中格外注目。

男人步行上前,俯视着并不灼人的火焰。

严格来说,灵魂之火并不在地面上,而是在一具尸体上燃烧。尸体保存的尚算完整,穿着一套黑色教会制服,但腰间的机械箱出卖了他的身份——一个男性猎人,并且是少见的机械系。机械箱已经破碎不堪,零件四处散落,从箱体上勉强能辨认出“生灵”两个工整的手写字。灵魂之火是从尸体左胸破洞里的小型机械手上燃烧起来的。那只精巧的铁质机器活生生插入了男人的血肉,上面布满暗红干涸的痕迹,可以想像它捏爆男人心脏时的惨烈场面。

这就是为什么机械师没有变成怪物的原因。

猎人伸出脚踢了踢死尸旁边的骷髅信使,信使哀嚎着发出光芒。光芒中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怪物尖厉的呼啸和爆炸声中格外清晰。

“小戴在……医务……室……救…………”

猎人擦了擦战戈,也许在祭坛附近的某个建筑物里,还有人艰难的挣扎着等他解救。

弯腰拾起一副破碎的眼镜放进怀里,他并没有去动更有价值的机械手。机械手一旦拔出,尸体势必尸化。一个稀有的操纵机械的怪物毫无疑问将会把整个祭坛都变成恐怖的修罗场。


以最残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机械师对世界最后的温柔。


走廊深处响起了不规律的脚步声,猎人握紧武器向前走去。

在他背后,一簇灵魂之火安静的照耀着他前行的道路。










设定解释:
酒馆:梦境与现实的缝隙,算是存档界面
灵魂之火:人/怪物死后会爆装备,这个就是装备发出的光啦
变怪物:死去的人有一定机率变怪物,活人在血月之夜发疯也会变怪物。
骷髅信使:帮助猎人之间互相留言/留声/留影的小怪物
血液:设定是“喝血就能回血”,所以血瓶很重要


没错小事情在第一章就死了~戴妹子暂时还活着^_^作者没有一开始就让人死光是不是很良心~~~出场角色的身份都有细节剧透,民那桑猜对没有呢?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