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楚留香手游/萧蔡】知识就是力量(灼骨番外)

也叫“蔡居诚的第101次反攻”。憋结局憋出来的沙雕产物。

 

经炉/鼎还元一事,蔡居诚终于被提着后颈皮拎回武当。萧疏寒倒是想把他带在身边好生教养,可他身上还担着几笔孽债,就算邱居新和圣人不再追究,也不合适再做武当二师兄。萧疏寒思索再三,终是夺了他的位子月俸,将他赶出亲传弟子行列,只做个普通门人。

 

蔡居诚也被梁妈妈磋磨的知道了怕字怎么写,又加上得了意中人的爱重,竟也低着头认了。不过他毕竟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主儿,当初有了饱饭便想练武,有了武艺便想位份,对着恩师都敢生出不敬之心,何况此时回了山门。蔡居诚不好再去争抢名声权柄,便只能把嫉妒失落在私情上找补回来。简而言之,便是夜里愈发皮了。

 

这几日也不知他又撞了哪门子邪,缠着萧疏寒要他给自己当一回炉/鼎。萧疏寒对上下之事并不在意,只是看他猴急火燎,心中失笑,少不得顽他一顽。

 

这夜,蔡居诚又来缠他。临进门前,这厮喝了不少桃花酿给自己提气。此时大马金刀坐在萧疏寒房内,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师父,”蔡居诚酒壮怂人胆:“徒儿心里难受的紧,您好歹救我一救。”

萧疏寒尚未近他身便皱起了眉,如此大的酒气,闻师弟的私藏怕是被这小家伙喝完了。

“你待如何?”

蔡居诚舔舔嘴唇:“师父给我当一回炉/鼎罢。”

萧疏寒不慌不忙地坐下:“可。”

蔡居诚双眼猛地亮起来,伸手就要去揽他,却被萧疏寒一个推手送回床上:“四至呢?”

蔡居诚心中激动,恨不能立刻给师父展示自己四至齐全,随时可以提枪上阵。他正准备脱裤子,却发现自己小兄弟似乎···站不大起来?

他难以置信的撸了撸自己软趴趴的地方,那物似乎在跟他作对,懒洋洋躺做一坨,对主人发出无声的嘲笑。蔡居诚睁圆了眼,像只刚被绝育,乍发现自己失去一对儿铃铛的猫。

萧疏寒怜悯的看着他:“交/合五忌,其四为酒。”多读书,方能少作死。

 

蔡居诚欲哭无泪地披上袍子直奔南崖宫,一脚把睡得正香的黄乐从床上踹起三尺高。

 

 

 

萧疏寒早该想到,猫儿哪有不爱腥的?何况是闻到过鱼味儿的馋猫。这夜他刚回到房内,就被蔡居诚扑上来一顿猛亲,推推搡搡的就滚到了床上。

“师父,这次我起来了!”蔡居诚恬不知耻的拿下半身顶他。

萧疏寒老神在在的拍了拍他的背:“汝当用何式?”

蔡居诚心说,当然是正面上你。不过跟着萧疏寒久了,他也学会了几个隐晦又专业的词儿:“徒儿想着,龟腾之式?”

萧疏寒眉头一挑,翻身把这皮猴儿压在身下:“你道法未精,不可为上。男子承欢,用龟腾之式,极易有伤。”

蔡居诚被面朝下按在被褥里,心中一惊,慌忙反驳:“可你第一次便是用的这个!”

萧疏寒慢条斯理地剥他衣服:“还元返本,采红莲之峰,须得面面相对。若行龙阳,常用虎步之术。”说着把徒儿后腰一提,提枪入巷。

 

第二天,负责夜里巡逻金顶的徐渭川,双眼无神的找到詹苑杰道歉。

 

师兄错了,师兄再也不反对你和暗香妖女来往了。

 

 

 

俗话说得好,再一再二就有再三。所以萧疏寒再一次在屋里发现心怀不轨的蔡居诚时,并不惊讶。

“徒儿这次,将典籍章节都通读过,再不会出现意外了。还请师父不吝赐教。”蔡居诚咬着牙,如临大敌。

萧疏寒放下了手中的书,抬眼看他。

“该用何式,你且道来。”

蔡居诚自信满满:“初则虎步,进则龟腾。龙翻亦可,”他看了看萧疏寒脸色:“···若师父配合,凤翔亦可。”

萧疏寒倒是要对他侧目了,毛没长齐,想的挺美。

“若用虎步,深浅几何?龙翻凤翔,又当几何?”

蔡居诚一脸懵逼:“书上没说啊?”

“虎行之术,你曾习过。”

蔡居诚头皮一紧,双股战战。他当初连嗓子都喊哑了,哪来的闲工夫数师父动了几下?但此次再不成,怕是真没下次了。于是硬着头皮猜到:“九浅一深?”

“虎行五浅三深,龙翻八浅五深,”萧疏寒恨铁不成钢:“凤翔六浅三深。你若喜欢这几式,今晚便好生学习,不可懈怠。”

 

蔡居诚这夜没去祸害其他武当弟子。

 

他第二天和第三天也没去。

 

 

 

“我真傻,真的,”蔡居诚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师父不会轻易从了我,我不知道他懂的这么多。我一入夜就去他屋,装了一袋点香阁见过的玩意儿,坐在床上等他回来。师父是很淡定的,从不骂我。我就把他按在床上亲,亲到位了,要拿器具。我叫师父,没有应。我一转身,只见他拿着那袋子,挑挑拣拣。我心下就说,糟了,怕是又要被【哔】了。果然······”

少侠嗦了口粉,口齿不清地递给他一块炸鸡:“师轰别伤心,吃鸡吧。”

蔡居诚拿起炸鸡尝了一口,悲从中来,捏起斩无极就往少侠头上砍去:

 

“你TM又加香辣酱!” 不知道他这几日吃不得辣吗!

 

 

 

萧疏寒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灰头土脸的徒弟,糟心值直线上升。

 

天凉了,该让徒弟们下山历练了。

  

END

 

注释:

五忌:古人早就知道,喝了酒办事儿会有心无力。

四至:充分勃/起。

红莲:指唇舌。三峰大药里的“上峰”,药名玉泉。

虎步:后/入。

龟腾:受方仰躺,双手抱膝。

龙翻:修道士体位。

凤翔:···不太好形容,请自行百度。


评论(22)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