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TSN/ME】Bloom

(九)


贫乏的暴君在袋底洞中焦躁地来回踱步,犹如一头被困的雄狮。他将在天明前迎来宣布他生死的信使。霍比特人一如既往地为他最好的朋友准备了一朵小花作为回礼,来自传统的馈赠或许能带来好运。


当第三遍鸡鸣响彻远山群黛,天光洒满大地,一个坚贞的身影出现在地平线上。


马克终于有余裕跌坐进吱呀作响的扶手椅中。




“你不知道这对我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


猎人的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但他脸上的自豪不容错认。


当然,马克心想,让你诺多精灵的父亲为一个半精灵血统的儿子骄傲,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但爱德华多的身世已经不是他所关心的了。他的朋友,一位出身高贵又不够荣耀的半精灵,有着褐色长发的林地牧神,此刻只是无数掠过他耳边的风中的一股,决然不会在他心中占有地位。这位隐居的乡绅提供的谷物和麦酒早已不能使他咧开惊讶的笑容,只有猎人杰出的身手和灵活的交际还能引起些许期盼与欢欣。


霍比特人身着缀满补丁的衣物,新世纪的曦光穿透破烂的屋顶照耀,为这位骄横的罗马国王加冕。他忠诚的拥趸献上从死亡手中偷来的红宝石,将血色镶嵌进他无上的权杖。


转动命运齿轮的钥匙躺在爱德华多的手中,萦着榛子巧克力的色泽。




席卷魔法界的风暴终于刮起来了。




(十)


永恒的盛夏像吹着号角的天使,降不朽的伊甸园于世。


马克,不,现在是尊贵的扎克伯格老爷了。扎克伯格老爷的大宅里挤满了来拜访的人,他们随身携带着十英寸长的礼单,黑皮肤与白皮肤的仆从们捧着用东方丝绸和波斯蓝绒衬底的黑檀木盒,里面盛满人鱼琥珀,国王坟墓里的彩陶和珐琅,天鹅湖中的月亮宝石和精灵祝福的秘银长笛,从扎克伯格大宅的门口熙熙攘攘排到森林深处。附近的城镇全被慕名而来的政客与名流们挤满,即使是在地底墓穴中沉睡的亡灵法师,也知晓扎克伯格老爷的鼎鼎大名。


“哇哦,你就是那个马克·扎克伯格。”棕色头发的爱丽丝用敬畏的口气念出他的名字,仿佛在与一位神祇对话。她的活泼与好奇都恰到好处,像百灵鸟般灵动,又像白兔一样矜持。作为facemash奇迹的参与者,克里斯和达斯汀被蜂拥而来的人们堵在他们的袋底洞里,并没有出现在扎克伯格老爷的宅邸中。此时只有奇迹的另一位缔造者,爱德华多,被这位迷人小姐的黑发女伴堵在扎克伯格老爷有着大簇鸵鸟毛的绣花沙发里,发出阵阵傻笑。


有谁不喜欢流水般呈上的精美菜肴,比银河还闪耀的华丽衣服和夜空下无尽的宴会呢?何况,这些浮躁的尘嚣只是他辉煌创造带来的副产品。马克仍是那位尖刻的批评家,他不允许自己被荣华与福泽蒙蔽大脑,但享受一位魅力女性的陪伴并没有什么不好。


“Facemash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我甚至不需要魔力,就可以探测到十里以内的危险生物。你会让护卫们失业的,马克。”爱丽丝俏皮的恭维恰到好处,马克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可以转行做猎人。Facemash的原型是探测猎物的手段,但当它普遍化后,带来的意义就远远不止捕猎。当然,那些失去工作的护卫还是可以用它,我不介意。”


爱丽丝发出一串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她是真的很会聊天:“哇哦,这是来自始作俑者的歉意和补偿吗?”


马克也被逗乐了,“或许吧。”


而客厅的另一角,爱德华多和另一位小姐的谈话也渐入佳境。


东方风情的女性撩起了头发,满盈尖锐的智慧的黑眼睛此时含着平静的笑意。


“看来他确实有讨喜的一面。”


爱德华多脸上有着隐隐的自豪:“没错。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早说了你不该对他抱有偏见的,克里斯汀。霍比特人是非常友善的种族,他们有着强烈的家庭观并且乐于分享幸福。看看他,你知道他竟然创造了可以调动空气中游离能量的符文吗?光这一项,就有至少三波帝国的信使前来邀请他去做宫廷法师,为战士们改进武器。但他拒绝了,他只想保护弱小的种族不受损害。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克里斯汀点点头,但又有新的忧愁浮上她的眉间:“所以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噗——————”爱德华多把茶水喷了出去。


“ewwwww······你真的好恶心,华多。”


“你误会了!”爱德华多涨红了脸,挥舞着修长的手臂:“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可是你连······”


爱德华多及时掐断了她的话头:“不是你想的那样,克里斯汀。”他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勉强:“他···他不知道我。他也不懂我们的规矩。这就是普通的,朋友的馈赠,你懂吧?”


“没有朋友会这样做。”


“这条规则只适用于我们。是时候去接触其他种族了,克里斯汀。”爱德华多严肃起来:“世界在变化,我们不能被落在后面。”


“而我是第一步。”


克里斯汀注视了他一会儿,终于轻轻低下头:“谨遵旨意,首领。”



TBC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