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TSN/ME】Bloom

(七)


一个高挑的黑影蹑手蹑脚的把门推开一条缝,抢在寒风前头溜进合掌屋里。客厅里的壁炉已经熄灭了,失去了热源的屋子冷冰冰的,星光穿过窗户映在小水池里泛起清凌凌的波光。


来人撇撇嘴,他就知道不能指望马克记得添柴。他吁出口气,把被融雪浸透的外袍扔到池边,织物被引力魔法阵悄无声息扯进水底,淡淡的血色荡漾开来。猎人打开冰箱,试图在不发出太大声音的同时把半只狍子塞进去。静音魔法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不想冒着被马克看到使用魔法的风险。


“如果我是你,我会把它放在屋外。”


爱德华多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冻的结结实实的肉块哐啷一声撞在冰箱门上,随即掉了一地。


“噢天哪!马克!你还没睡?现在已经深夜2点了!等等,你为什么不开灯?”


马克的头从抱枕堆成的小山里“噗”的钻出来,像一只有着蓬蓬伞盖的蘑菇:“也许我是在等夜不归宿的室友?”他语气僵硬。


“哇哦,你在等我?”爱德华多惊讶的微笑了起来,把肉块叮叮咣咣一股脑扔进冰箱。他一边生起壁炉里的火,一边不时扭头看看cos成山蘑菇的霍比特人:“马克,你心情不好吗?”


马克继续表演何为生无可恋:“被威胁的人很难有个好心情。”


爱德华多的眼睛睁大了:“威胁···?怎么会?是谁?”


“锋利的野草,夹杂冰雹的烈风,光秃秃的树干还有早退旷工的太阳。我打赌阿波罗(另一片大陆上的太阳神)每年都拿不到全额奖金,因为他在冬季实在是懒得太不成样子了。”


爱德华多噗噗的笑了出来:“你知道你可以喊我一起出门的,对吧?最近的森林不是很太平,寒潮来的太快,逼着凶猛的动物更频繁的捕猎存粮。和我一起你会安全些,我可以帮你避开那些危险的野兽。”


马克小声的嘀嘀咕咕突然停住了,爱德华多疑惑的向他看去。


马克猛地从枕头堆里跌出来,死死的盯住华多。


“I need you. ”


他钴蓝色的眼睛像从天而降的流星。


“···I’m here for you.”


华多喃喃的回应。他是如此沉迷于马克眼中万千闪烁的星辰,甚至没问他所求为何。


“不,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需要你侦测动物的魔法。”


华多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尴尬的沉默了几秒,长长的吐出口气:“好吧。你确定?无意冒犯,但霍比特人无法使用它。”


“我确定。并且不只是我要用。实际上,我会把它发给哈佛村所有的霍比人,每个人,尤其是那些···”马克卡壳了。


“那些什么?”华多问到。他又开始忧虑的看着马克了。


马克沉默了几秒,说道:“嗯,那些可能会被野生动物袭击的人。实际上,我就被野狼袭击过,我受够了每次出门都战战兢兢。这对每个需要帮助的人都意义重大,华多。”


“好吧,那么你需要什么?”华多总是轻易的被说服并且乐于提供帮助。


“也许你可以先展示一遍,然后把它的法阵图样画给我?”马克迅速进入了状态,精神奕奕的颐气指使起来。他头上的小卷毛也开始得意洋洋的指指点点。


华多深深的吸气:“这个法阵由几个不太常见的符文组合而成。其中最为基础的一个,是某个种族用来和同伴产生共鸣的特有符文。”随着他话音的流泻,犹如新生嫩叶的绿色光芒从他心脏出浮现出来,盘旋周身,他的身姿像一颗春日秀树,生机勃勃的自然之力友好的回应着他的呼唤,轻盈的跳跃在他掌心。华多看起来就像是“伊露维塔首生子”的具象化。


马克着迷又敬畏的盯着他。伊露维塔为何如此偏爱它的某些孩子?


它来了。


一阵轻柔的绿光像湖心涟漪般荡漾开来,羞怯的亲吻着马克,如少女的柔荑抚过心弦。


华多的声音响起:“但我把它的侦测频率做了修改,所以它能探测到各种生命的频率,而不是被固定在某个波段。这个魔法就像铺在灵魂层面上的蛛网,每个生命的震颤都会被它捕捉,并且传递给施放者。”


令人着迷的魔法波动停止了,马克面前只剩下一个微微喘息的猎人。天才文法师的目光重新变得锐利。


华多语带担忧地补充:“但它并不简单。首先,虽然我可以给你法阵图样,但我不确定低魔种族——抱歉,我没有冒犯的意思——能不能使用这个法阵,因为它来源于一个亲魔度相当高的种族。”


马克点点头,示意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其次,侦测网络铺开的范围和施术者的魔力有关,魔力炉能提供的能量越多,可观测范围就越大。此外,这个魔法本质上是生命魔法的一种,所以它无法侦测到没有灵魂的造物带来的危险,例如活死人,食尸鬼或者僵尸。再补充一点,因为它是用来通讯的,所以你无法识别那些能通过魔法来伪装自己的生物。”


“比如说德鲁伊?”马克问到。


“比如说德鲁伊。”华多摇了摇头:“它不是为了撕裂屏障而诞生的,它只是个友好的打招呼魔法。”


“OK······”马克拉出一个若有所思的尾音,自顾自的陷入了沉默的深思。


华多已经对室友随时随地进入冥想状态经验丰富,他也没指望马克再做出什么回应,转过身拿钳子捣鼓起了壁炉,试图把屋子弄得暖和一点。


“哦,最后一个问题,华多。”在天才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前,一个微弱的小泡泡努力的从高速运转的程序中挤到台前。


“什么,马克?”华多疲惫但礼貌地回答。


“你想过在你的头发上加朵花吗?准确的说,一个保持发型的法器,纯手工制作,风信子的外观,完美契合你的猎装。要知道,如果你能把每天早上与头发搏斗的时间节省下来,你就可以在出门前多享受一杯咖啡了。”马克看上去漫不经心,好像刚刚给出一个甜蜜的小礼物的人不是他。


“ewww yes?”华多的眼睛睁大了,这次轮到他的眼里闪烁着整条银河。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就像嗅到了圣诞蛋糕气味的小孩。


马克僵硬的耸耸肩:“你可以去检查一下书桌,也许会有什么发现。现在我要wire in了。”他拒绝再跟华多说话。


但这无法阻止华多走过来给他一个用力的拥抱,并且弄乱了他的头发。


哼,华多就像个没长大的幼崽,需要爱的抱抱和甜腻腻的晚安吻才愿意睡觉的那种。


我们挑剔的批评家今天也在腹诽室友,坚决地无视了自己发烫的双颊。



TBC


PS. 我一定要写完这篇···一定。顺便给大家推荐FB的COO,Sheryl Sandberg的书lean in,《向前一步》。她的管理风格蛮独特的,并且对女权的讨论思考也很有价值。总而言之先推荐一下。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