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男人都是吃宝石的怪物##我流侠蔡特别好吃不来一发吗#

少侠是蔡居诚损友,天天跑去点香阁和他对嗦螺蛳粉麻辣香锅臭豆腐,嗦到隔壁知心哥哥王怜花投诉的那种。俩人动不动就窝在蔡居诚房间里打电动叫炸鸡外卖,天南海北的胡扯吹牛,拼酒拼到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鼾声如雷。被应天府敲门捉奸时俩人抢着往床下钻,挤成一团大打出手,过了两招后才想起自己清清白白不怕捉奸……这种,会在一起偷看云梦弟子裙底的,直男的友谊。

少侠其实是爱慕蔡居诚的。但师兄沦落风尘,对此特别在意,少侠也怕自己表达出爱慕之心,会让蔡师兄感觉被侮辱,于是就故意装成铁血直男。蔡居诚其实特别傲又特别敏感,对方如果好言好语呵护他的自尊,他反而会觉得被人瞧不起。于是少侠就故作大大咧咧咋咋呼呼,会拍着桌子说“蔡居诚你什么玩意儿我今天就要打爆你狗头”,蔡师兄还没拔出剑,少侠就接着说“你们这种嗦螺蛳粉不加醋的人都该被抓去沉塘”。然后蔡师兄顺势拔剑“我今天就要代表武当砍死你这个嗦螺蛳粉加醋的异端!”……这种,能帮蔡师兄把日子过得舒心一点的,逗逼少侠。

少侠知道蔡师兄心还是向往江湖的,毕竟也是曾经的武当首座,但蔡师兄确实心结难解。于是每天除了过来耍宝卖能插科打诨,还总是借着吹牛跟蔡师兄讨论江湖新闻,求蔡师兄帮他分析这些事件背后的纠葛,以及求蔡师兄指点剑招。其实是为了让蔡师兄觉得自己还是江湖中人,对生活还抱着希望。少侠背着师兄攒够了赎身钱,打点好了梁妈妈,让张简斋配好了软筋散的解药,甚至连武当众人也都说好了,只要蔡师兄认错就能回来继续当他的武当弟子。少侠把出路铺成一条阳关大道,只等蔡师兄一点头便能带他天高海阔。

蔡居诚也知道少侠明里暗里跟他提江南美景,江湖风雨,万寿园的美食的用意。少侠也跟他暗示过他打点好了一切,只要蔡师兄点头,两人哪里都去得。但是蔡居诚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画地为牢,不过如此。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时长日久,蔡师兄也对这傻小子动了心。两人渐渐越过了友情线。少侠怕伤他自尊,一直都是雌伏的一方,只是不愿意在点香阁做到最后,总是给撩不给吃。有一次蔡师兄实在是忍不住,说那我们出了点香阁,我一定要找个地方把你办了。少侠计划通,带着师兄从点香阁私奔出去,顺便赎了身。两人急吼吼冲进雁来客栈,蔡师兄刚一脱裤,发现少侠一脸“诶嘿嘿”的站在身后……于是一脸懵逼的被这混小子办了。

俩人办完事儿,蔡师兄反手一个“破旧的剑匣”砸在少侠头上。少侠头硬,啥事儿没有,嘿嘿嘿的凑上来抱师兄腰,把镇玄套从包裹里掏出来。蔡居诚犹豫些许,还是换上曾经的武当少侠装扮。

“师兄,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你这小子……”蔡居诚失笑,“之前说过的张三烤螃蟹,在哪里吃的?”

少侠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像初入门时见到他那天。

从此仗剑天涯,四海踏歌。

评论(32)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