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TSN/ME】Bloom

(五)


“所以他到底是不是精灵?”艾瑞卡给他发来信息。一个鲜红的小问号从笔记本的屏幕上飘出来,在空气中努力的跳跃了几下才消失。


“我用了一整篇小论文来介绍华多,而你的关注点只是他是否拥有一双尖耳朵?我以为你喜欢的是俊俏的脸蛋儿和大长腿呢。”马克有些生气。看,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和普通人交谈。艾瑞卡是他隔壁村子的朋友,也是为数不多能忍受他的人之一。


“可是没有猎人能从风中闻到野兔踢开泥土的气息。这不是可习得的能力,而且它听上去很像密林精灵拥有的自然感知。鉴于你的小论文提到了‘深棕色的头发’,说不定这位甜心是诺多精灵的后裔。”这次从屏幕中飘出一个小龙脸,龇着牙试图去咬马克的手指甲。


“停止发这些傻透了的表情包,艾瑞卡。”马克用力的敲击键盘:“符号文字的简洁和优雅就是毁在这些魔法表情上的。”


“除非你给我一张他的照片。”


马克眼疾手快的把一个一脸坏笑的妖精头像按回屏幕里。


“没门儿,你这个无赖的敲诈犯。”


“好吧。”艾瑞卡没再继续用魔法表情骚扰他:“我只是想看看小马克的爱慕者长什么样。”


马克歪了一下脑袋,小卷毛疯狂的点着头。


“不,停止你那些荒谬的猜想。华多只是热情友好。”而我只是一个贫穷又古怪的霍比特人。


现在小卷毛不赞同的来回摆动起来。


“他给你地方住,为你做饭洗衣服,允许你随意搜刮他的酒柜和冰箱,甚至能忍耐你没完没了的个人独白。更何况,他还有可能是个神秘的独来独往的精灵,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为什么你要强调精灵?”马克愤怒的反诘。


“什么?”艾瑞卡摸不着头脑。


“因为你认为高贵的种族不会欣赏我这种人,如果爱德华多是个精灵,他对我的友善就是极为不正常的。所以你才想扒出华多的秘密来证明你无聊的推测。我拒绝用他的私人信息去讨好你惹人厌的窥探欲。”


“什么···?!我没有!Fuck you 马克扎克伯格!我没有窥探别人隐私,你才是那个整个冬天都在孜孜不倦谈论你神奇美妙的室友的人!”如果艾瑞卡是个文法师,大概会顺着魔纹网找到马克砍死他。但她的符文学只得了C,所以她能做的最过分的事无非是毁掉她家魔纹网的动力水晶。


“你没有反驳‘华多对我好是不正常的’这个说法,艾瑞卡。”


“没错,但那不是因为你是个头顶只到他腰际的卷毛矮子,而是因为你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马克想反驳说他在住进来的前三天还是帮忙刷过碗的,但很明显这只会使艾瑞卡更加得意洋洋。


难得语塞的霍比特人突然茅塞顿开。


Opps。


我当然会为他做些事情。一些超酷的,只有我能做到事情。


马克掐断了和艾瑞卡的通话,打开符文编程系统。


It’s time to do something gorgeous.(是时候搞个大新闻了。)



(六)


符文学是一切渴望学习魔法的低魔物种的最佳选择。它除了一颗聪明的脑瓜以外不需要任何特殊天赋,而这正是我们的小霍比特人最大的优势。马克可以画出足以改变一个城镇地形的复杂符文,可天生不亲近魔法的霍比特人没有催动高级符文的魔力,也没钱去买能书写符文的昂贵的材质。


也许他应该先从一些低级符文开始,例如为猎人的弓加上风之迅捷,让它射出的每一支箭都顺风,或者干脆做个让长发服帖的饰品,为华多节省发胶开支。


“好极了马克,”霍比特人闷闷不乐的想,“一个24/7的护发挂饰,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好的点子。”但他真的搞不到能承受更复杂符文的材料。如果要做风系符文的小挂饰,一枝鸠摩罗什树枝就够了,而他只需要进入森林逛一圈就能弄来足够的木材。


马克为他即将诞生的作品起名“Enlil’s Morning”(恩利尔之晨),希望它能让华多的晨间洗漱变得简单一些。鸠摩罗什木是一种较为柔和的亲近风系魔力的材料,常用于制作日常的风系饰品。霍比特人很快在电脑上画好了风之迅捷,风之守护,风之隐匿三个基础符文,随后将风之迅捷的长痕与风之隐匿的隐伏回环相联,去除多余部分后则形成了一个新的混合符文。把这个混合符文刻入鸠摩罗什木老枝上,其树皮上的细小皮孔将会使整束风扩散成无数股顺着华多的头发吹拂,就像一把空气做的梳子,而树干上的脱落纹路则引导风系魔力沿着设定好的方向流动,保证华多的头发不会朝诡异的方向,例如头顶,飘动。风之守护亦取一部分雕刻于嫩枝上,巧妙的和老枝相接。嫩枝的绒毛会凝固和阻滞魔力的流逝,所以它可以防止风力太大,导致华多像顶着无形的鼓风机出门,并且在华多的头发外部形成一层空气保护层,让它们在自然飘动的同时避免挂在树枝或其他地方。


马克做完整个符文的融合和修正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并且有十分钟都用在纠结究竟要做成王冠,发卡还是能编入发辫的链条上。一般来说艾瑞卡会在造型上给他一些中肯的建议,但鉴于艾瑞卡还在生他的气,马克决定把图纸放一放,先去寻找材料。


小霍比特人再次踏入北部森林的冰天雪地中,可这森林对他并不友善。地上布满了尖锐的荆棘,凶恶的荨麻挡住他的去路,锋利的野草划伤他毛茸茸的脚掌,高大的鸠摩罗什树阻碍了他的采摘工作。从日上中天到群鸟归林,霍比特人终于收集到了足够的木料,披着黄昏时分初升的晚星向熟悉的合掌屋赶去。


“吼——!”一只皮毛漆黑油亮的野狼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Fuck!”马克猛地扔掉手中的树枝,拔腿飞奔。这地方是不是什么见鬼的狼群的聚会圣地?它们是要每天聚在一起做餐前祷告吗?


“嘿,停下伙计。”又一只棕毛的狼从树后绕出来堵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狼吻和柔美女声的组合有种诡异的滑稽感。“我们没想伤害你。”


马克的小卷毛愤怒的晃动起来:“Druid(德鲁伊)!”


黑狼优雅的在他身边漫步:“反应很快,霍比特人。他是不是就喜欢你这点?”这位的声线更具有成熟韵味,也许是棕狼的姐姐。


“哪怕是Orca(兽人)也能在动物开口说话时认出邪恶的德鲁伊。哦,考虑到你们是天然同盟,你那些臭烘烘的朋友今天没有骑着你去毁灭世界吗?”


棕狼发出一声可怖的咆哮,马克吓得往后踉跄两步,被散落的树枝绊倒在地上。黑狼挡在她前面,阻止她撕裂这个愚蠢自大的霍比特人。


“霍比特人,哪怕你只有百年的寿命,也该花上它的三分之一去学会怎样尊重长生种!”棕狼狺狺吠到。


“激怒一个德鲁伊是不明智的,马克。”黑狼幽黑的眸子注视着他,语气冰冷。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马克皱起眉。德鲁伊可是黑魔法的代言人,说不定这些德鲁伊会把“马克·扎克伯格”写在人牲血淋淋的被剥下来的皮上来诅咒他。呕····他要吐了。


“luckily.(幸运地)”


马克不认为这个“幸运”是指德鲁伊“有幸认识一位霍比特”,他倾向于理解为“你的名字有幸传到德鲁伊的耳中”。


傲慢又野蛮的德鲁伊,呸呸。


棕狼昂起头,浅黄色眼睛刻薄的瞄着他,像是打量一个令人失望的小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你,鉴于你是如此的···令人不快。”


马克没有作声。知道有一个德鲁伊对自己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兴趣差不多可以排进他噩梦榜的前三名。


气氛降到了冰点。在两双神秘双眸的注视下,就连最调皮的树叶也不敢发出声响。


一声狼嚎穿破了天际,似乎有谁在不远处召唤同伴。


“享受你最后的好日子吧,霍比特人。”棕狼对他龇了龇牙,跟在黑狼的后面匿入层层树木深处。


夜幕赶走了最后一缕晚霞,森林变成了张牙舞爪的黑色噩梦


就像马克的心。


TBC

魔法表情:带有魔法的表情包,除了造成精神不适以外没有别的用途,但不知为何在各个种族间都非常流行。

密林精灵:精灵中的一种,热爱自然,可以和自然相互呼应。

诺多精灵:精灵中的一种,有着深色的头发和眼睛。

动力水晶:为魔法产品提供动力的装置,锂水晶不允许带上飞行器。

符文编程系统:简称编程。为了避免浪费珍贵的材料,法师们一般在电脑上先模拟出符文的虚拟模型,调试成功后才将其正式刻入材料制成符文。

亲近魔法的种族:有些种族在魔法上拥有独特的天赋,例如精灵,巫师,德鲁伊。而有些种族则不受魔法的眷顾,例如体内一丝魔力都没有的矮人,以及只有一点点魔力的人类和霍比特。

鸠摩罗什树:被晚期人类称为“三球悬铃木”或者“法国梧桐”,它的种子仍然具有亲风的特性,但晚期人类已经失去了魔法的传统。

德鲁伊:被认为是黑暗种族中的法师,长生种。其生活在森林里,具有变身成动物的能力和及其诡异,野蛮,残酷的法术。他们的名声和兽人一样坏。

恩利尔:另一片大陆上的苏美尔风神,大概只有神降术出差错时才会降临本大陆,是个非常小众冷门的神。马克选择恩利尔做名字只是出于一个学识渊博的文法师的炫耀欲。哼,愚蠢的文科生。



对自己说废话的能力绝望了,原先设定此处应该是Facebook的雏形,但莫名其妙变成了马克牛刀小试先给花朵做个随身鼓风机。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