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TSN/ME】Bloom

西幻童话paro,有借鉴魔戒和王尔德,以及大量私设。私设会在文后解释

warning:艾瑞卡和马克闺蜜设定


(三)


爱德华多绝不可能是个精灵。或者说,就像“马克绝不可能是个霍比人”一样,爱德华多绝不可能是个传统意义上的精灵。因为没有精灵会住有着金色稻草屋顶和小小窗户的合掌屋,也不会有精灵和霍比人做朋友。上一个和霍比人做朋友的精灵可是被写进了传说。


他也许是精灵和某种尤其热情的人类族群的混血。马克围着羊绒毯坐在噼啪作响的壁炉前,捧着冒着甜蜜蒸汽的热巧克力陷入沉思。他用银勺子舀起快要融化的棉花糖,从勺子的反光中观察在他身后把脏兮兮的迷你衣服扔去洗的爱德华多,默默的将“爱德华多是个精灵”的可信度调低了一个信用评级。


虽然你富有到养了一池月光鱼里为你洗衣服,但你现在只是个B级精灵了。他冷酷的判决。没有精灵会喝热巧克力,尤其是你还往里面加了坚果。


“我猜你没吃晚饭就出门了,冬季的白天总是过得太快。”爱德华多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伴随着锅碗碰撞的响动,和一些更加美妙的气息,比如说,煎肉和谷物粥的味道。


“所以,要来点牛排吗?”爱德华多的问话精准的戳到了马克一个多月来只消化过甘草根的胃。


“黑胡椒汁,谢谢。”虽然爱德华多是个不称职的精灵,但绝对是个S级的朋友。马克决定先让味蕾和肠胃来掌握主控权。


爱德华多贴心的把牛排端到了矮脚桌上,好和马克一起坐在地上用餐。鉴于地上铺着莫尔长毯和众多靠枕,马克并未对此感到不适。我们的小霍比特人用了一顿饭的时间知道了他好客的新朋友的职业和来历。一个独来独往的猎人,多么明显,好像谁看不出来似的。


“我要向艾瑞卡介绍你,Edu。”马克揉了揉眼,“她做梦都想认识一个精灵。”


爱德华多被自己的汤呛了一下:“咳咳···我大概不能算是个精灵。还有,Edu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奇怪。”他没有进一步解释。


马克耸耸肩:“那不重要。我觉得艾瑞卡只是喜欢容貌秀丽的长腿种。”


“长腿种?这是你自己创造的名词吗?”爱德华多被逗笑了。


“我可以叫你Wardo吗?这个更顺嘴一些。”这是个好名字,华多会接受它的。


“你一定要从我名字中取出两个音节吗?好吧,我也承认它有些拗口。那么,好的。我是说,你可以叫我华多。”看,华多也喜欢他的新昵称。


“是的。很贴切不是吗。”马克眨了眨他蓝色的眼睛。


“什么,华多吗?”华多歪着头,像只陷入困惑的小鹿。


“长腿种,华多。我创造了这个词,因为他足够精确去形容一切直立的,双足行走的,下肢有1米以上的生物。”马克展现出了难得的耐心。


“哇哦···”华多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所以,多线程谈话方式,嗯哼?”


马克决定把它当做夸奖,他只是不明白华多是在赞美他在语言上的创造力还是能同时进行多个谈话主题。


“华多,你家里有网吗?我是说,我可以使用你家的魔纹信息传送法阵吗?”马克的小肚子被满足后,就轮到他的小脑袋瓜了。


“Well,我虽然独自生活在森林里,但我并不是什么隐居深山的老古董。所以是的,我家有魔纹网,我还有一台闲置的台式电脑,如果你需要的话。顺便一提,魔纹网的密码是Eduardo123,首字母大写。”


那就是马克所需要的一切。


“还有,如果你吃完了,去把碗刷了好吗?”华多皱着眉头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碗碟:“我去给你整理一个房间出来。”


好吧,自信点马克·扎克伯格,你是个霍比特人,你当然可以在不打碎任何餐具的情况下完成这个。


只要它们是木头的。




(四)


马克快要相信游吟诗人口中的传奇,巫师的胡言乱语和睡前童话了。哪有冬日缀着金色的流苏诞生呢?可爱德华多像是一曲成真的歌谣,一桩降临的奇迹,一朵绽放的美梦照亮了他的生活,重新定义了冬季在他记忆中的模样。华多是个富裕又好客的人,他毫不吝啬的与马克分享他铺着厚厚稻草屋顶的合掌屋,总是燃烧着大块松木的壁炉,镶嵌着金边和银丝的餐具,用黑纹玛瑙杯盛放的麦香气泡酒,绣着浅白色花纹的亚麻床单。马克并不追求奢华的生活,但他也不反对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但比这更重要的是,孤僻奇怪的小霍比特人马克终于收获到了他的第一份友情,就像他荒芜杂乱的小院子里顽强长出的第一朵花。


爱德华多是个能力卓绝的猎人。他熟悉这片森林里的每块石头和每颗树,并且对天象和气候有着极为深入的了解。他甚至发明了一种狡猾的小法术,能从风中捕捉到野兔刨开新鲜泥土的气味,并且利用它在上一个夏天成功猎到一头棕熊。他在林间像只小鹿一样灵活迅捷的奔跑,被自然祝福过的双剑和长弓稳当的贴服在他背上。不,我们刻薄的马克并没有被麦酒收买,那些无限供应的冒着气泡的液体黄金并没有说服马克为爱德华多大唱赞歌(如果再加上几根甘草棒就不一样了)。马克是个严苛的评论家,所以他要负责任的指出,爱德华多的缺点和他昂贵的名牌猎装一样多。华多不喜欢刷盘子,厨艺也和每个单身汉一样糟糕(马克还挺惊讶的,因为华多看起来是个很会享受的人),太过在乎形象和整洁——他是个猎人,这意味着无论他早上用了多少发胶和木槿花做的柔顺剂,他的长发在出门后五分钟内都会成为一蓬乱草。


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当有人能与马克进行三十分钟以上的交谈而不是一脸迷茫不耐烦或者干脆被激怒时,无论是谁都会变成马克眼中最可爱,最聪明的生物。何况华多是真的能跟上他那些奇妙的点子,甚至华多自己有时也会提出一些。


而且华多还是个富有,英俊,甜蜜的长腿种。搞不好还是长生种。


他忍不住要向所有人炫耀了,尤其是艾瑞卡。



TBC

私设:带有现代设定的西幻背景。

月光鱼:一种珍贵的鱼类,因为尾巴像银色的纱裙并且出现在能映出满月的湖水中而得名。会吃掉衣物上的脏东西。所以富有的生物会将其养在家里作为观赏鱼和全自动洗衣机。

魔纹网:文法师协会发明的独特符文,本大陆最重要的发明之一。其将共鸣符文雕刻在不同型号材质的法器上,使人们可以远距离传输,分享,运送信息。也有一些古老高贵的种族不愿意接受它,认为这是魔苟斯或者不管什么邪恶势力的侵略阴谋的一环,消耗光明种族的精力,给大陆带来阴影。顺便一提,马克虽然没有文法学位和足以制作高级符文的魔力,但他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有着文法师的实力。

文法师:(下一章会出现的名词)以符文系统为基础的魔法。研究符文的生物所获得职称从低到高为文法学徒,符咒使,文法师。


······写文三百字,设定五千年。本来想写个不动脑子的短篇结果越写越复杂。趁这两天正一腔热血,先写了再说。有不严谨或不能自洽的地方等全部写完再修改吧。

评论(6)

热度(40)

  1. 草莓允骑初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