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TSN/ME】Bloom

西幻童话背景,借鉴魔戒和王尔德

找全文请用“花开”tag,因为bloom似乎是其他电影里一个角色的名字。

(一)

在遥远的森林里,住着一只特立独行的霍比特人马克。马克有着世界上最聪明的小脑瓜,最可爱的蓬松小卷毛和最毛茸茸的脚掌,即使冬日女神让整个森林都披上白袍,他也能光着脚走出屋门去寻找被鸟儿遗漏的松子果腹。但这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受欢迎的霍比人——实际上,马克总是躲在袋底洞做些只有他能搞懂的敲敲打打,大部分时间里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陪着他。谁在乎流水般呈上的精美菜肴,比银河还闪耀的华衣美服和夜空下无尽的宴会呢,他想,每个超凡的头脑都该避免被庸俗的快乐迷惑。

“马克,你不能再窝在家里玩电脑了。”他的邻居克里斯扶额,试图劝说他从冰冷破旧的小屋子里走出来。“你必须拿着这朵花去森林的南边,我的朋友达斯汀那里,他会给你个住的地方。今年的寒冬尤其严酷,你的觅食方式不再能支撑你度过北地的冬天。”

马克敲击键盘的声音停止了几秒,他承认克里斯是对的,而且克里斯是唯一一个不会指责他不像个霍比特人的邻居。

“好吧,”马克耸耸肩,小卷毛在脑袋上摇晃起来:“等我写完这行代码。”

克里斯警告他:“你最好五分钟内出发。夜晚的森林充满着危险,像是野兽,亡灵,游荡的德鲁伊什么的。”

马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哪有德鲁伊会降尊纡贵的伏击一个一无所有的霍比特人。

马克真该听从他的建议的。


(二)

夜晚的森林里没有德鲁伊,但不代表没有其他饥肠辘辘的生物,比如,狼群。

马克被突然扬起的雪粒吓了一跳,随即发现一匹眼冒绿光的狼拦在面前。可怜的小霍比特人吓坏了,被追的到处乱窜。行李和花朵被他扔了出去,又被狼群乱糟糟的踏过,消失在雪里。

我要死了。马克被扑倒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

嘹亮的枪声响起。等马克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时,狼群已经狺狺退回黑黢黢的森林深处。

“天啊,你没事吧?”温暖的手掌捧着他的小脸蛋,来人焦虑的盯着他。

马克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声,这是他能发出的最接近答复的声音。

“你一定吓坏了。”对方关切的说,把他从雪窝里拔萝卜一样抱起来,拍去他身上的冰碴。他怀中有种暖和甜蜜的味道,像克里斯的母亲在厨房忙碌时哼着的小调,一点点驱散了马克的恐惧。

“我想你可以把我放下了,”马克闷闷不乐的说:“我是个成年霍比人,不是什么卷毛熊宝宝。”

“哦!哦!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对方手忙脚乱的把他放到地上。马克抬起头想看一看他的救命恩人,但只看到了对方结实修长的大腿。

好极了。马克更加不高兴。维拉在上,大陆上除了“长生种”以外应该有另一个词汇用来代指某些有奇特共性的种族。“长腿种”是个不错的称呼。

长腿种蹲了下来,墨绿色的猎装很衬他焦糖色的大眼和深棕色的长发:“你还好吗,旅行者?”

哇哦,一个精灵。

抱怨在他的理智发言前就爆发了出来:“实际上,如果你的眼睛和脑子能正常工作的话,我刚从狼嘴下捡回一条小命,而且在雪里滚了太久以至于四肢温度和舒适温度有大概10度的差距。所以,很明显,我不好。”他的大脑总算在把事情完全搞糟之前重启成功,于是他又干巴巴的加上一句:“呃···但你救了我的命,我欠你一句道歉——”

马克的电子小脑瓜在看到长腿种的圆耳朵后死机了。这个精灵为什么没有尖耳朵?

“——呃,我该怎么称呼你?”马克决定用一个问句掩盖自己刚刚的死机。

疑似精灵的长腿种露出尴尬而友善的笑容,用另一只没拿着猎枪的手挠了挠脑后:“你可以称呼我为爱德华多。”

很好,拥有发音复杂的名字,这是维拉首生子的特点,好像美貌,长腿和永生还不够显眼似的。

“Well,你好,爱德华多。我是马克,来自哈佛村的霍比特人。谢谢你救了我。”他向爱德华多伸出一只手,冻僵了的小卷毛在他头上一边瑟瑟发抖一边顽强的向新伙伴点头致敬。

爱德华多也伸出手和他相握,努力把目光从颤动的小卷毛移向马克的眼睛:“很荣幸认识你,马克。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呢?”

马克环顾四周被踩成一团乱的雪地,他的行李倒还能零零散散的找回一些,可信物花朵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要去森林南边找一个叫达斯汀的人借住。克里斯给我了一朵花当穿越边界的信物,可它失踪了。我不确定没有了它,南部森林还会不会接受我。愚蠢的结界,愚蠢的霍比特人,愚蠢的抱团天性。”

“它长什么样子,马克?也许我能帮你一起找。”

“emmmm,可能是红色的?”

“可能?”爱德华多的大眼睛睁的更大了,里面写满了不赞成。

马克烦躁的踱起步:“除了将和邻居攀比庭院视作最大挑战的霍比人,有谁会拿一朵脆弱,不易保存又毫无特点的花当信物?尤其是在漆黑的森林里走夜路时?我拿了一路都没看清它的颜色。”

爱德华多忍俊不禁:“也许一个浪漫又热情的霍比人?”

马克撇撇嘴:“那就是一般霍比人做的事。”

爱德华多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看出来了,我的新朋友不是个传统的霍比人。”

马克迅速的扭过头去看他:“所以你认为我们是朋友。”他得意的下了一个定论。

“呃···我觉得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爱德华多被他眼中的光吓了一跳,犹豫着答到。

“那么也许你能在我找到花朵前收留我?我只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我也可以自己找吃的。我会帮你写些实用的小程序作为报酬,并且我发出的声音和落雪一样微弱。”敲键盘的声音比下雪大不了多少,马克在心里默默为自己辩护,要知道雪片敲击竹屋屋顶的声音就像瀑布一样。

“我很乐意,马克。”爱德华多甚至在他说完前就答应了。

TBC

最近上了TSN幽灵船,沉迷加菲和卷老师不能自拔。特别渴望为TSN添砖加瓦,但根据以前经历,不敢再说“我大纲都写好了所以肯定不会坑”了。emmmm我尽量吧,「捂脸.jpg」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8)

热度(49)

  1. 草莓允骑初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