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放荡不羁爱拆逆,不是在爬墙就是在爬墙的路上

【魔道】蝴蝶效应 〇一

第一次转载!就,给大家推荐这个大大!大大墙头主要是魔道和天官,文画双修!脑洞特别清奇,考据推理都很细致。更新频率也有保障~棒棒!给大大打call!PS.点赞的小伙伴请去大大Lo下面点赞~我只是帮大大扩散

亦清十六娘:

如果再来一次,我要当人生赢家。——金光瑶


————————————————————


01
金光瑶觉得自己应该死了。
往事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
如果能再来一次……
算了,再来一次也不会有所改变。
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曾后悔。


02
金光瑶又醒了,一个激灵坐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
摸了摸右手,还在。
摸了摸脖子,没断。
摸了摸腰间,恨生和琴弦都待得好好的。
于是他彻底呆住了。


03
机智如金光瑶,他很快就弄清了现实:
他确实死了,然后又活了,并且回到了过去。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后悔药?


04
行吧,接受现实。金光瑶决定给自己修一个衣冠冢。
毕竟死了一次。
正在烧纸的时候,感觉背后一阵凉意。
毫无防备地回头,正看到聂明玦站在身后,在他坟头投出一大片阴影。
吓得腿软。
好害怕他的头突然掉下来。


05
聂明玦:你在做什么?
金光瑶信口胡编:祭拜家母。
聂明玦皱了皱眉头,金光瑶赶紧继续编:她身世不光彩,到死都被万人唾弃,我也没有立场厚葬他,所以在这里给她偷偷立了一个衣冠冢,聊表心意。
聂明玦神色缓和了一点,金光瑶小心翼翼瞧着他的脸色继续编:不过像大哥你这样刚正不阿,只看是非不近人情的人,大概会觉得我这样不值得吧。
不料想,聂明玦居然在他身边跪了下来,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聂明玦正色:既然叫我大哥,就莫要妄自菲薄。我回头定为你母亲寻一块好墓地。
金光瑶心情复杂:这傻大个居然信了。不过能骗得他给我磕头,我好开心。


06
穷奇道魏无羡错杀金子轩,温情和温宁前来领罪。
不净世校场上人山人海,众多家主都等着看好戏。
谁知,主事的聂明玦却说,要妥善安置温情,在温宁身上设下禁制,然后以此为条件,要求魏无羡彻底销毁阴虎符。
家主们瞠目结舌。
可是赤锋尊说话斩钉截铁,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最后只得讪讪离去。
末了,聂明玦还对金光瑶说:你说得对,我眼里确实只有对错,没有人情,我多方求证,得知温情在射日之征中非但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反而还救过不少正道修士的性命,值得尊敬。温宁也是枉死于恶人之手,被那魏无羡当做兵器使了,错不在他……
金光瑶假装听得很认真,不住微笑点头。
他真的好傻。
他好像当真了。
他居然把温宁放回去了,前几天刚答应了薛洋把鬼将军给他弄过来,我是不是玩脱了。
我说他只看是非不近人情,他是不是在报复我。
金光瑶很心烦。


07
魏无羡醒来之后,看见温情一脸假笑,蹲在身边,差点蹦起来就是一巴掌。
突然反应过来,你们不是去自首了吗!
温情三言两语陈述事实,魏无羡惊呆了。
撸起袖子就回伏魔洞干活。
去他妈的阴虎符,早就不想要了。


08
魏无羡忙得热火朝天。
门外进来一个乌漆嘛黑的人。
魏无羡大惊:你谁?
温宁郁闷地开口:公子……
魏无羡:哦,是温宁啊,你身上这密密麻麻的是什么?……那群废物给你下的禁制……吗?都什么破玩意……
回头我给你画身新的。
温宁被符文涂的看不见脸,无言地点点头。
魏无羡拍拍温宁的肩膀,继续干活。
温宁:公子,其实我要过来跟你说……江家近日有喜事了。
魏无羡:什么?!我师姐要再嫁!
温宁:不是……
魏无羡:金凌定亲了??!!
温宁:不是…………
魏无羡:江叔叔活了???!!!
温宁:不是………………是江宗主。江宗主要娶妻了。
魏无羡:……………………………………
魏无羡:不敢相信.jpg
魏无羡:呆若木鸡.jpg
魏无羡:谁?谁敢嫁他?
温宁:我姐姐。
魏无羡:……温情真是女中豪杰。


09
温情出嫁前夜,雇了两个丫头来给她梳妆。
温家没什么人了,温情自己不怎么会打扮,唯一的弟弟完全靠不住,魏无羡的审美如同殡仪馆,只能花钱请别人来了。
而且还是江澄出钱。
梳头发时候,两个丫头叽叽喳喳,吵得温情脑壳疼。
说的无非是江宗主之前相亲的那些经历,还有江宗主对未来江夫人的奇葩要求。
一个说:听说江宗主自幼和姐姐关系很好,他姐姐就是个修为不高其貌不扬勤俭持家温柔贤淑的低调女子,后来嫁到了金家。可能是思念她吧,所以希望江夫人能跟姐姐性情相似。
另一个说:有道理,听说江宗主的姐夫还是死于他师哥之手,他师哥你知道吧,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是个尤其离经叛道的人。江宗主一定很讨厌他,所以希望夫人和魏无羡完全相反。
温情:你们两个真的收了江澄的钱吗?还有,我想退婚。


10
江澄掀开温情的盖头,心里美滋滋。
温情:听说你择偶标准挺苛刻的,怎么突然愿意屈尊娶我?
江澄温柔地注视着她:我愿意为了你改变,你有这个资格。
温情:我想离婚。


11
温情回到家,在屋外就听见江澄隐忍的呻吟。
推了推门,纹丝不动,看来是反锁了。
背着我搞什么呢!
温情大怒,提起一脚,门应声而开。
温情震惊:我力气怎么这么大!
再看屋里,更加震惊。只见江澄伏在地上,双手握拳,额角隐约有青筋显露。
温情赶紧过去扶他:这是怎么了!
江澄不语,捂着肚子,靠在她身上大口喘气。
温情伸手,一把脉,好家伙,脉相紊乱,灵流乱窜,手指上套着的紫电像是感觉到了主人的危险,微微振动起来。
温情取了根针,刺在江澄颈后,帮他止痛,一边自言自语:不应该啊,虽然换丹会有风险,但都过去这么久了,不应该——
糟糕,说错话了。
温情住嘴。
温情心虚。
温情扭头看了看江澄。
江澄果然不再抖了,抬头看着她,眼里一派清明。
温情:……宝贝你听我解释。
江澄:你真是跟魏无羡一个毛病,手稿随处乱丢,那天跟在你屁股后面收拾,就看到一篇关于剖丹的著述,今天随便诈一诈你。哼。
温情眼神乱瞟:……魏公子他……他……
江澄目光如炬,方才假装发病,在地上乱滚时散开的头发从脸旁滑下。
温情突然抓住他的腕子:不对啊,你这脉象可不是装出来的,你是不是吃什么奇怪的药了?
江澄:……
你的关注点在这里???


————————————————————


【tbc】


好吧,依然是非常不正经的段子。
除了忘羡和澄情,其他并无cp向。

评论(1)

热度(263)